辉丰股份子公司虚增销售3390万元曝“家丑”辉丰股份曝“家丑”:子公司虚增销售3390万元

2018-12-06 12:08:45 作者:佚名

一桩拖欠货款的商业纠纷,最终牵出了辉丰股份(002496.SZ)子公司虚增业绩的“家丑”。

1月17日,辉丰股份在公告中表示,其子公司江苏科菲特生化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菲特”)在2012年的部分收入可能存在虚增销售的情形。

科菲特原董事长、原总经理朱光华表示,辉丰股份曾两次要求科菲特虚增销售以做高上市公司利润。此前,朱光华曾举报辉丰股份在2017年度侵占科菲特利益1.49亿元。

“归根到底还是因为钱”,2月8日,辉丰股份证券事务代表卞宏群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当初企业想要对科菲特进行增发股份,朱光华可以得到很丰厚的回报,但是朱光华和另外一个股东想要独立在新三板上市。最终虽然实现了,但是与辉丰股份这边闹得很不愉快。

商业纠纷牵出“家丑”

辉丰股份公告显示,科菲特2012年部分收入可xujinakang.com能存在虚增销售的情形,虚增金额达到3390万元。

此后,2013年至2015年期间,科菲特销售部门又以退货等形式回冲1611万元可疑收入。目前,尚未冲回的资金为1779万元。

记者了解到,科菲特是一家从事化工中间体生产的企业。2011年6月15日,辉丰股份以增资的形式入股科菲特,持有其51.22%的股权。在辉丰股份入股后的第二年,就发生了科菲特虚增收入的情况。

而这一往事则是因为科菲特与供应商的一场官司才被牵扯出来。

江苏安恰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恰化工”)作为科菲特的供应商,常年向科菲特提供溴苯等产品。2016年12月30日,安恰化工以科菲特拖欠其货款774.08万元为由,向常州市新北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新北区法院”)提起诉讼。

经新北区法院判定,科菲特确实存在拖欠安恰化工货款的事实。最终判定科菲特赔偿安恰化工货款774.08万元、违约金77.41万元及安洽化工律师费20万元。

在对科菲特的调查过程中,新北区法院发现,科菲特在2012年存在虚增销售额和利润的情况。

2017年12月21日,深交所向辉丰股份下发问询函,要求上市公司进行核查。

“经过我们调查,科菲特确实存在虚增收入事实。”卞宏群向记者表示,“自公司投资之日起至2016年11月,朱光华一直担任科菲特总经理,我们这边的财务对这一情况没有管控到位。”

并购扩张遇阻

事实上,科菲特只是辉丰股份近几年收购的子公司之一。2011年6月份,辉丰股份拟使用超募投资金对盐城拜克化学工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盐城拜克”)以及科菲特进行增资。

经过四年的发展,到2015年,辉丰股份旗下的子公司一度达到12家。但辉丰股份在2015年年报中提到:缘于部分子公司业绩不达预期尤其是农一网单体亏损较大,公司净利润较上年下降14.09%。

2016年年报显示,辉丰股份主要子公司及对公司净利润影响达10%以上的参股公司中,科菲特净利润亏损1914.9万元,连云港华通公司亏损748.9万元,嘉隆化工公司亏损1354.7万元,北京农一公司(以下简称“农一网”)亏损2351.9万元,而辉丰股份2016年全年的净利润则为1.3亿元。

对于子公司业绩亏损的原因,卞宏群向记者解释道:“当初收购像盐城拜克这样的公司,主要是出于打通产业上下游的目的,因为盐城拜克的产品是我们的原料,这样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降低成本。

但是这些企业在运营上却没有达到上市公司的业绩预想。”

记者了解到,在辉丰股份的子公司中,农一网可谓是亏损的常客。2014年11月,农一网正式上线。

2015年辉丰股份持有其99.41%股权,此后,农一网处在亏损状态,其中,2015年农一网净利润亏损4561.3万元,2016年再次亏损2351.9万元,而2016年亏损减少的原因是由于缩减了广告等宣传费用投入。

2017年1月18日,辉丰股份将其持有的农一网大部分股权转让给盐城农一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卞宏群向记者表示:“现在我们还持有农一网18%的股份。当初我们对农一网的推广力度是很大的。

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推广后,我们发现生产企业和经销商对这个事情比较抵触。做网站的设想是好的,我们希望通过网络渠道让整个交易过程和交易环节更透明。

但是这无形中就触动了经销商的利益。对于传统的农药销售渠道来说,经销商能够从中赚取利润,网上透明化以后,对他们影响比较大。

农一网想要看到效果需要很长的时间,考虑到这一点我们决定先退出来。”


相关阅读:
江西宜春元博国际就是一家典型的